S__29401143.jpg

提供服務

  • 視覺設計與製作

  • 轉譯詮釋

  • 突發狀況排除

專案資訊

2018臺中世界花卉博覽會花舞館
Taichung World Flora Exposition-Blossom Pavilion

2018.11.03 - 2019.04.24


想知道達爾文為什麼笑了嗎?

起因於成大蘭花研究團隊陸續解密蘭花基因體序列,解開了達爾文的遺憾。

因此,以「達爾文的微笑」蘭花散步道揭開花舞館的序幕,也很榮幸SyndAvant能參與此合作專案,透過視覺發想與設計製作一同解開達爾文的疑惑,探索蘭花與生物之間的奧妙。

達爾文還曾說過,

i-201.jpg
在我的一生中,
最感興趣的莫過於蘭花了。
I never was more interested in any subject in my life,
than in this of Orchids.
— Charles Darwin

根據文獻考究

天蛾與風蘭02.jpg

早在1862年達爾文發現了一種原產於馬達加斯加的奇異物種 - 彗星蘭。它的唇瓣後面有一條綠色鞭狀長達30厘米的花距,花蜜則聚集在其底部。

因此達爾文推測在馬達加斯加有一種巨蛾能夠將喙伸長至30厘米至40厘米,足以吸食到花距底部的花蜜。

在1903年,這種巨蛾終於被找到了。這一大型天蛾如小鳥般大小,喙長25厘米。這時距離達爾文做出預測已過了41年。彗星蘭也因此被稱為「達爾文之蘭」。


視覺發想

DESIGN

設計理念|RATIONALE

透過花舞館的平面圖可知,我們設計的範圍是由三作大面積弧面木作去組成的長廊入口區。而這次專案設計發想,在左側長達30公尺的連續面上用演化論的經過去發展,右側則是以蘭科植物歷經約7千萬年的演化而衍生的五種亞科去揭開序幕,直到長廊的最後一個階段,讓達爾文對蘭花說的那段話去串聯起他們之間的神秘的關係做結尾。

在圖像設計與材質運用上,是以水墨暈染風格與羊毛紙的仿舊感呈現,帶領觀眾走入充滿年代感的教科書中,一同探討蘭花的基因知識。


印刷設計

PRINTING

在專案進行中,我們曾下臺中實地場勘,當中我們發覺大型弧面木作在平面圖與實體搭建,是無法達到百分之百準確,這讓後續加工上的難度提升。場刊過後,我們在修改過程中,不僅要考量到整體畫面呈現的完整度,更需要思考到時施工過程的難易度,所以經過與客戶來回的溝通協調後,找到施作風險最低解決方法,就是把大面積的印刷,分成一層一層長條狀輸出,讓最後的呈現盡可能完整沒落差。

達爾文的微笑_20181009_Artboard 2 複本.jpg
達爾文的微笑_20181009_Artboard 1.jpg
達爾文的微笑_20181009_Artboard 1 copy.jpg

施作過程

CONSTRUCTION


最終成品

FINAL DESIGN



Photo credit: 藏鋒舞墨